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庶女撩夫日常 > 第874章:请侯爷能给我个机会
听书 - 庶女撩夫日常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874章:请侯爷能给我个机会

庶女撩夫日常 | 作者:公子轻影| 2020-02-13 03:5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“你约本候来此,想说什么?”白子墨眸光深谙的凝望着夕阳,好似在他眼中撒上了一层金辉。

    说四皇子遇刺,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看慕非澜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,哪里像是受伤的样子?

    对于白子墨的开门见山,慕非澜轻声一笑,“我回来前,见过侯爷夫人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当即就引起了白子墨的注意,“你见过她?她还好吗?”

    能让白子墨失态的,大概也只有提到跟裴卿卿有关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紧张又急切的追问慕非澜,哪里像是沉稳冷峻的那个侯爷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慕非澜很懂得抓人软肋,“夫人很好,侯爷大可放心,镇南王一家将她照顾的很好,我见她时,她腹中孩子,见长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,慕非澜说的还颇有些不好意思似的。

    听闻裴卿卿和孩子都很好,白子墨心头便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男人眸光凛冽的看了眼面前这个看上起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,“四皇子有话不防直说。”

    慕非澜找他来,不是只为了跟他说一句他夫人孩子的近况吧?

    “既然侯爷直爽,那我也就直说了。”慕非澜凝望着远处皇宫的方向,“我想请侯爷助我拨乱反正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白子墨便明白了慕非澜的用意。

    慕玄凌逼宫,需要一个人去拨乱反正。

    白子墨默然了一会儿,没答应,也没不答应,而是凝望远处道,“凌王也好,你也罢,本候并不关心你们谁坐上那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不管是慕玄凌,还是慕非澜,谁坐上那个位置,跟他都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他既不是皇亲,也不是皇族,有什么必要掺和进夺嫡之争里呢?

    不管谁做皇帝,他都是战北候。

    “侯爷是不关心谁坐上那么位置,可侯爷也不关心天下百姓吗?不关心朝堂根基吗?”慕非澜语气凝重的说。

    他负手而立,仿佛俯视整个天地间,语气飘忽悠远道,“我虽远在神昭为质,可我知道天凤朝堂内忧外患,父皇和凌王,都不是好皇帝,他们都不顾及天下百姓,只紧紧攥着自己手上的权势!根本不配身居高位!”

    这话,可以说是相当的大不敬。

    说出去,那绝对是死罪。

    可当着白子墨的面,慕非澜是真敢说。

    但,这份直言不讳,倒是叫白子墨多看了他一眼,“他们不是好皇帝,难道你是?他们不顾及天下百姓,难道你顾及?”

    甚至他都想象不出,慕非澜是如何跟他说出这些话来的?

    男人深谙凛冽的目光,锁定在慕非澜那张温润如玉的脸上。

    慕非澜转头,亦是目光坚定的与他直视,“我虽不敢说自己是个好皇帝,但我不会一心想除掉天凤的顶梁柱,不会自毁江山,更不会自掘坟墓。”

    一字一顿,慕非澜说的字字有力。

    白子墨闻言,眉间轻佻,“你是在说本候?”

    乾帝也好,慕玄凌也罢,都想置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慕非澜这番言辞,倒是叫白子墨感兴趣。

    一句自毁江山,一句自掘坟墓,便就让白子墨又高看了慕非澜两眼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慕非澜的心智,倒是比乾帝他们高出不止一次档次。

    慕非澜勾唇一笑,然后正儿八经的给白子墨微微鞠躬,行了个拜礼,“这天凤的江山,我愿与侯爷一同守护,也请侯爷能给我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他多年为质,在朝中势力不足,手上更没有兵马,若无白子墨的相助,难以成事。

    且不说别的,至少白子墨在慕非澜身上,看到了‘担当’二字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沉默了多久,只有微风习习,吹起白子墨的衣摆。

    “明日回宫,记住你今日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最后,白子墨留下一句话,便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慕非澜抬头的时候,只看到白子墨飘逸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嘴角上扬,只待明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元十五年,当春日里第一株桃花开的时候,京师迎来了一场清君侧,拨乱反正的战事。

    由战北候和归来的四皇子领头,还有镇远将军裴少枫助阵,带兵攻入了皇宫,解救陛下。

    百花纷飞,血溅皇城。

    凌王谋朝篡位,人人得而诛之!

    偌大的勤政殿里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慕玄凌穿着盔甲,坐在龙椅上,整个人沉浸像一汪死水一般安静。

    殿外杀喊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白子墨和慕非澜攻了进来,他已经败了。

    “凌王兄,你输了。”慕至纯轻然的嗓音在空旷的殿中显得格外的空灵。

    “是你里应外合,开的宫门,慕至纯,是本王小瞧你了。”瞧着龙椅下面的慕至纯,慕玄凌冷冷的开口。

    好一个深藏不露的慕至纯啊。

    慕玄凌骤然眼神一冷,刷的抽出佩剑,从龙椅上一跃而起,猛烈的朝着慕至纯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玄凌出手凌厉,剑锋几次划过慕至纯的身体,只是都被慕至纯巧妙的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时间,殿中不断的传出长剑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动起手来,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果然是他小瞧了慕至纯,交手下来才知道,慕至纯武功竟如此高。

    剑锋不断交错,一时间胜负难分。

    慕玄凌和慕至纯对抗在一起,两人皆眼神冷凉。

    “慕至纯,你藏得可真深啊。”慕玄凌眼神阴冷的咬着后牙槽。

    与慕至纯面对面的正面交锋,谁也不让谁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藏得深,是凌王兄你一直不曾将我看在眼里罢了。”慕至纯不以为然的说。

    不是他藏得深,而是慕玄凌从未将他放在眼里过。

    如果能知道他隐藏了些什么?

    “慕玄凌!”

    就在慕玄凌交手的时候,一把冷剑从殿外飞了起来,朝着慕玄凌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将慕玄凌逼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慕非澜和白子墨都来了。

    那把飞进来的冷剑,就是慕非澜的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你回来了。”一见慕非澜,慕至纯便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辛苦你了阿纯。”

    慕至纯摇摇头,他不辛苦,四哥才是最辛苦的。

    好在,四哥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白子墨,你也帮他?”慕玄凌站稳脚跟之后,不屑的口吻讥讽着白子墨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输了,但他不会认输。

    白子墨不是一向自愈清高吗?居然也倒戈慕非澜!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