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艾尔编年史 > (一四零)会面(库伦?达尔)
听书 - 艾尔编年史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(一四零)会面(库伦?达尔)

艾尔编年史 | 作者:拂晓之影| 2020-02-21 14:20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库伦走进昏睡镇。

    数日前发生在辉光城的一切远未影响到这里。今年夏季雨水充足,镇外原野镀满金色,正是个丰收的好年景。

    一部分早熟的麦田已经开始收获,村人们驱赶着马匹,拉着收割机在田间穿行;或是将割下的麦秆搬上板车,送往作坊进行脱粒和碾磨。在那之后,他们还要烧掉残留的麦茬,重新垦地,再播下冬初收获的玉米。直到秋之月的中旬,帝国南境的农忙才算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村人们认出了他,纷纷恭敬地低头致意。库伦微笑以对,同时翻开手中卷册,施展些祛除疲惫的法术,换来更为感激与信赖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通知所有上神的信徒。”他一路来到村西的广场,柔声告知围拢而来的数人,“让他们到这里来,我有要事向他们传达。”

    信众们七嘴八舌地答应,随之四散而去。库伦垂下头,望向洒满阳光的土地,心中准备着不久后的言辞。

    发生在临冬城的混乱距今已有半年。吉德辛制作出的「祝福之酒」,以及被讨伐前的作为,则错误地被算到了「天之主」头上。这严重打击了临冬城以及周边的数个村落中,对于「上神埃达」的信仰基础;然而除去它们,余下的大多数村镇,乃至一部分城市里,埃达的信徒依旧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这丝毫不使他意外。人类是逐利的群体,无论身强体健,精力充沛,或是百病不侵「天之主」从未要求任何有形的付出,信奉他却能得到切实可见的好处。既然如此,自远方传来的只言片语,又算得上什么呢?

    至于罗格曼的遭遇,辉光城的街巷中已有流传,但至今为止,还没有民众将皇帝的死和埃达联系到一起……至少没有活着的,库伦心想。

    大约一刻后,***在广场的人员已有数百,超过这座小镇人口的一半。许多人戴着斗笠,或是持着马鞭和镰刀,显然是刚从农地中赶来。无论男女老少,绝大多数人都以崇敬的目光,望着他这位侍奉埃达的「使者」。

    远处的几名中年男女是个例外。库伦眯起眼睛,从他们身上看到属于玛尔的力量。那多半是「黑鸦」的前骑士们……无论他们抱有何种目的,都对他要做的事情毫无影响。

    “致我们至高无上,永恒不灭的上神。”库伦右手五指并拢,依次点过额头,双耳,咽喉和左胸那是向「天之主」表明诚意的方式,“愿你恩泽这地上的一切,使风调雨顺,河流充盈,田野丰收。对那些信你的人,请使他们平安欢乐,身强体健,百病不生。”

    神术放大他的声音,令其充满神圣韵味,“再请你见证我说的话。我愿以生命为证,若有丝毫虚假之辞,请你即刻降下责罚”

    光芒从天穹而降,恰好笼罩库伦全身。圣白的光辉从他的面容散发,铺满柔顺的黑色长袍,慈爱有若天神降临。他平举右手,翻转掌心向下,直至整座广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这次我前来,是为了传达一件悲伤的消息。”库伦达尔垂手而立,面容肃穆,“七日之前,罗格曼奥莱尔殿下不幸身亡。如今辉光城内的诸多事务,均由殿下的幼弟,克洛维斯奥莱尔殿下主持。”

    村人们面面相觑,无人作声。以这些人的见识和生活范围,就算辉光城的皇帝再换三个,恐怕他们也毫不关心,库伦心想。不过没什么,这样刚好。

    “罗格曼殿下正值壮年,且曾领受上神祝福,本不应无故病逝。”他放慢语速,声音低沉而令人信服,“殿下没有子嗣,以长幼论,伊斯塔尔公爵应为唯一的合法继任者。先皇驾崩之时,克洛维斯是唯一处于城内的皇室宗亲,从而暂领帝位。然而迄今为止,以我所知,克洛维斯从无归还皇位之意。”

    “神使大人,您该不是说”一名中年女性似乎回过味来,抬高声音问道,“那个……克洛维斯殿下,为了皇位,才……害死了罗格曼殿下?”

    “我并无此意。”库伦缓缓摇头,“罗格曼三世是自然死亡上神埃达告知于我,这是城中得出的***。”他垂下头,“我无法确定,他们是否会公布这一结论,或选择更能服众的说法。至于***如何,每个人都有愿意相信的***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死亡?胡说八道个什么!”一名年轻人甩开身上披着的茅草斗篷,大声质疑道,“大人你说了,罗格曼殿下被上神赐福过,那怎么可能突然死掉?!要我看啊,那个克洛什么的,绝对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“我不曾亲眼见证殿下的死。或许连神明的许意,也敌不过人性的贪婪。”库伦遗憾地摇摇头,面容严肃而平和,“依照帝国传统,皇帝未留下遗旨时,应由第一继任者优先继位。从这一点而言,克洛维斯只能是篡夺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上神要俺们怎么办?”拎着一根镐头的中年男性抬起手,抓了抓光溜溜的脑袋,“俺不想当兵,但如果那是上神的意思,就……就算俺一个!”

    库伦达尔露出微笑。这是他拜访的第七个村子,也是最令他满意的一个。

    “战争或许难以避免。同为上神信徒,伊斯塔尔殿下不愿眼见生灵涂炭,也绝不会将平民们送上战场。”他伸手入怀,取出一叠巴掌大小,绘着青色水滴和卷曲符文的微黄纸张,递给最后开口的男性,“将它们分下去。”

    男人小心翼翼地接过,目光紧锁着那叠纸张,带着灼热的期待,“神使大人,这……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它们由「天之主」的主教们书写,再由神明亲自赐福。”库伦满怀敬意地回答。实际上,这些符咒借助了普罗托迪斯的网络,但寻常的修士未必能够辨别。另一方面,「光之主」不可能封禁这几道基本神术,除非他打算祸及整个教国,“每日一次,握紧它,呼唤上神之名,便会赐予你足够的水与食物。平时将它贴身携带,即使餐风露宿,也不容易疲惫和生病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呼吸顿时粗重了几分。他小心翼翼的拾起一张,然后恋恋不舍地将那摞符咒递给身旁的人。他把符纸小心地对折放进口袋,似乎觉得不够稳妥,又取出来捧在掌心。

    “那些……篡夺者呢?”他问,“上神不惩罚他们么?”

    “上神埃达是生命的创造者,亦是守护者。不愿降下责罚,哪怕对不信的人。”库伦温和地望着男人,“乱世即将来临,灾祸已然不远。若他们回头是岸,上神仍将庇护他们。若他们执迷不悟,自然将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他们活该,害死了罗格曼大人。”最初发言的中年女性吐了口唾沫,然后眨眨眼睛,”可如果那帮人……来这儿抢东西,或者抓人丁怎么办?“

    库伦露出一个极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上神教我们不要害人,也教我们不被他人所害。对于前来的坏人,自有应对予你们。”黑袍的代言人轻轻抬起右手,“就如同现在,鉴别出藏于我们之中的恶,再予其必要的惩处”

    他合拢五指,圣白的光芒自天空而降,落在那几名玛尔的‘前骑士’头顶,将他们融解在圣光之中。库伦满意地看到,***在身边的信徒眼里有着探询,却没有质疑与恐惧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玛尔的信者,受了夺者的蛊惑,成为误入迷途的可怜人。”他斩钉截铁地说,“我已将他们的灵魂送往上神身边,他们将在那里受到感化,得以永生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然后再次开口,如同他不久前做过的六次,以及其余正努力走遍帝国,将「天之主」的神意,传达到每一个村落的「使者」们那样。

    “而现在,让我告知你们,上神降下的许意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日之后,库伦离开小镇。镇民们在临别时奉上了许多祭礼,他没有收取其中任何一件。

    无论金钱或物质,都不是他想要追求的事物。「神祗」有许多事情无法亲身所为,作为合格的代言人,他必须领会埃达的意图,引导这片***走向正确的终点。

    为了的理想,也为了他的利益。

    即将来临的新世界里,作为先行者的他,将拥有最为特殊的地位。***人将忘却曾经的一切,然后获得崭新的人生,一切如同命运的安排。他不想这样,他需要掌控命运。

    如果历史无可阻挡,如果审判必将来临,那就提前成为它们的一份子吧。库伦心想。

    成功的布道令库伦找回了少许勇气。自从亲眼见到艾丽西娅,一股深沉的不安就始终纠缠着他。他猜得到那个女人的身份,也知道等待着这片***的将是什么当诸神的战役开启,凡人不过是一群尘埃。他闭上双眼,集中全部的心神,无声地仰面祈祷。

    “至高无上的主啊,您是否仍眷顾着我?若我遭遇危难,您是否将救我于险地?”

    温暖而神圣的声音回答了他。『我一直与你同在,无论何时何地。』

    这便是最好的礼物。库伦满足地睁开眼睛,将身体沉入影界,赶往距离最近的一扇「门扉」。随后他走过昏暗的平原,穿越遍布裂隙与陷阱的空间,直至踏入那座遗世孤立的高塔。

    他并不时常拜访艾尔帕芮。前往塔楼的道路复杂且危险,他更不愿频繁与高塔之主……以及其余的几人见面。

    巴拉克还算好办。即便号称剑圣,他也不过是名武人。他为着毁灭了《旅团》的仇敌,十数年前离去的同伴,还有对于菲斯特的不满……都是些直白的理由,而加入当前的阵营。休斯则相当难以捉摸。伊特人对他向来欠缺好感,之前还刻意与他作对。不知为何,贝亚德始终容忍着休斯的胡闹,若是哪一天他突然离去,库伦恐怕都不会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至于贝亚德,和他仅仅是互相利用这样说未免有些过于自大了。实际上,「天之主」和对方才是互相利用,而他最多是两者手中的棋子。这没什么不好,库伦心想,只要还有价值,棋子便不会被轻易丢弃。正如罗格曼已经死去,而他仍然活着。

    他快步穿过黑曜石铸就的长廊,皮靴敲在地面,发出空寂的回声,正如这座塔楼本身。艾尔帕芮的孤独足以令人疯狂,若是贝亚德将自己困在此处,「天之主」真的能够救得了他么?

    库伦握紧拳头,微不可察地摇摇头,甩开这个近乎不敬的想法。长廊很快便来到尽头,接下来是一路向上的黑曜石旋梯。位于阶梯顶端的圆形房间中,休斯正伸开四肢平躺在地上;吉尔则在一旁盘膝而坐,闭目沉思。

    听到他登上平台,伊特人一瞬间弹起身体,在空中翻了个跟头,清脆拍手,拳掌交击,然后用无名指对向他。

    “可算来了,我还以为你被鹫马给吃了,奥斯汀。”伊特人故意用了令他厌恶的名字,但库伦早就学会了不予理会,“说说看,你最近又在搞什么鬼把戏?”

    “为我信仰的主而效劳,休斯。你不会理解的。”库伦平静地回答道,“何况我不是最后一个,巴拉克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有另一件事儿要办,所以先走了,你就是最后一个。”伊特人翻了个白眼,重新躺回地上,“别说废话了,贝亚德听着呢。你的‘主子’让你带来了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库伦仰起头,迎向截断整座高塔的漆黑裂隙。他深深吸了口气,驱散盘绕在心头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艾丽西娅。”他压低声音,以保持气息平稳,“我见到了她,贝亚德。她让我告诉你,她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感受到吉尔从背后投来的目光。休斯猛地吹了声口哨,尖锐的哨音令库伦不由得打个寒颤,“哇喔,你见到她了?在哪里?和谁?她还说了啥?有提到‘那个人’的事情么?她是不是”

    高塔骤然沉寂了一瞬间,中断了休斯的喋喋不休。有如无数条细小的飞蛇,暗紫色的电光漫过裂隙,降临在库伦眼前的空间。只是一次呼吸间,它们便无声地汇聚在中心,构建成一具昏暗的人形。

    他大约六尺多高,身披仿佛群星编织的长袍,握着如同头顶裂隙的漆黑长杖。电光构成的面容不含五官,话语并非出自口舌,而直接传至库伦的头脑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。”贝亚德问。

    冷汗刹那间浸透他的后背,口舌则一阵阵发干。库伦用力握紧手中的卷册,阻止自己不顾形象地后退,“我做的一切,都是……为了「天之主」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可惜我没带录影设备来。”休斯眯起眼睛,啧啧连声,“好让那些信徒看看,他们的‘神使’大人是个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他顾不上理会休斯的嘲讽,贝亚德仍然望着他。“我了解艾丽西娅……了解她很久。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他继续隐瞒,埃达不会来得及救他,库伦确信。他深深吸了口气,强迫自己平静下来,“我本打算……除掉克洛维斯。他是大人理想的阻碍”

    “尤菲阻止了你。”吉尔忽然扭头看向他,目光中满是戏谑,“而你想对她动手,对吧?”

    一阵寒意穿过库伦的脊背。比起身为「旅团」成员的那两个人,他从未看透过这名「铃兰之誓」的前团长。表面上,吉尔始终声称想要追求力量,可他曾经以埃达的属意作为筹码,却被对方毫不犹疑地回绝。更不用说,她曾与‘那个女人’一同度过六年时光

    一束光穿透本应完全封闭的空间,自上而下洒满他的全身。而那个和善而圣洁,令他不由自主信任与崇拜的声音,这一次通过他的脑海,经由他的口与舌,回响在眼前这座狭小的圆形房间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吧。”那个声音温和地说,“好久不见,贝亚德。”

    贝亚德似乎迟疑了片刻。“你……不是亚历克斯。你来自何处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叫我希尔。希尔埃达。”库伦听到自己这样说,“我诞生自亚历克斯的一片身躯,从这层意义上,我是亚历克斯的「女儿」。”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。”虽然看不到五官,库伦仍感觉贝亚德注视着自己,以及他身后的那个存在,“为何你从未现身,却指使他扰乱帝国,引发战争?”

    “为了亘古以来的约定,我不能轻易降临世间。正如你一样,贝亚德卡奥里奇诺兰,值得尊敬的「审判之主」。”希尔回答,“想要战争的另有其人。我必须积蓄力量,为了那名隐于暗处的「死神」。”

    “别空口胡说。罗格曼如何死的,你自己心里清楚!”休斯忍不住***话来,“更早之前,把力量丢给罗格曼,怂恿他侵略艾尔德斯,不也是你干的好事?”

    ‘库伦’平静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的确出自我的许意,可惜无论罗格曼……还是许多人,都错误理解了力量的意义。我想让埃达的信仰重新遍及艾尔***,而非一场由狂信徒引发的战争。”他停顿了片刻,“***的力量从未停下脚步,迷锁之中的那些恶魔,或许便是的先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说,玛尔?”

    “艾欧,这样更明确一些。”库伦看到自己走向大厅中间,朝紫色的人形伸出手,“不久之前,有人盗取了我的一部分力量。你是否清楚是谁所为?”

    贝亚德立在原地,没有去接库伦达尔的手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艾欧在哪里?而你又在哪里?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越发多疑了,贝亚德。难道失去梅琳以后,你就不再相信任何人了吗?“

    库伦听到自己叹了口气。他伸出右手,掌心向上,点起一团***白色的神火。
    “艾欧身在无尽深渊,正如试图降临的弗雷格斯。我则行于这座***,为了重现「父亲」昔日的荣光。至于我与艾欧的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圣火轻轻摇曳,柔光纯净明澈。它可以映射出持有者的内心,神使不说谎,库伦心想。

    “若他不杀我,我便会杀了他。总有一天。”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